《多罗罗》:日本社会不同时代的二次元绘卷

时间:2019-6-30 作者:菜虚鲲

改编自手冢治虫经典漫画的1月新番《多罗罗》,于6月25日迎来完结。

男主百鬼丸为了夺回自己的身体器官,和小女孩多罗罗一起,走上斩杀鬼神的道路。这段关于复仇与救赎的故事,陪伴动画观众们走过了半年时光。虽然最终结局引发不少剧情争议,但总的来说,动画《多罗罗》仍不失为一部佳作。

其实不只是动画,《多罗罗》还曾被改编成游戏、影视剧等全新作品。与原作漫画相比,这些时隔多年推出的新作,都在原作基础上进行了不同程度的调整,且角度不一、侧重不同地呈现出原作的重要元素。

原作漫画与黑白动画:强烈的社会隐喻
手冢治虫创作的《多罗罗》,于1967年在《周刊少年Sunday》上连载。随着故事发展,对社会黑暗面的挖掘也越发深刻,再加上后期作者新开连载,《多罗罗》没能逃过“断更”的命运。

 

后来,《多罗罗》以“百鬼丸父亲即一切悲剧的始作俑者醍醐景光,跟妻子一起离开国家,而百鬼丸并未找到所有魔神,他与多罗罗分开,独自踏上旅途”的剧情迅速收尾,并表示“再没有人见过百鬼丸”,这也是如今的漫画读者普遍能够看到的仓促结局。值得一提的是,于1969年在《冒险王》重开连载的《多罗罗》漫画中,手冢治虫还将多罗罗设置为终极魔神,着实让人“胃疼”不已。

就在同一年,根据《多罗罗》漫画改编的黑白动画播出,“黑深残”的剧情走向基本还原原作。最终,百鬼丸杀死变成魔神的醍醐景光,并在所有人都以为自己死掉后独自离开。但这部动画因为内容涉及敏感问题、彩色动画更具人气而遭到市场冷遇。

《多罗罗》:日本社会不同时代的二次元绘卷

如果对手冢治虫稍加了解的动漫爱好者,都会知道他笔下的漫画作品,大多蕴含着强烈的现实寓意,《多罗罗》也不例外。医学博士出身的手冢治虫,转而成为“漫画之神”,很大程度上与他创作漫画所具有的思想性分不开。

手冢治虫在漫画后记中提到,“原本的创作意念是讲述一段因果报应的故事……可故事越发展,我心情也越加沉重。描述悲惨的战国时代被压榨的底下层,会把叫人难受的黑暗面呈现出来。”可以说,强烈的社会隐喻,试图唤起读者的思考,同时也让手冢治虫鸽了漫画(误)。

在《多罗罗》漫画连载、动画播出阶段,正值日本左翼思潮盛行时期。围绕战争、阶级、命运、救赎的命题,当时的社会现象在《多罗罗》中被反复探讨:战争不断,只有平民百姓受苦,描绘武士为代表的统治阶级与平民阶级的矛盾,意在表达对社会阶级的批判;讲述百鬼丸身世以及因战争阻挡让人无法回到家乡的《板门之卷》,则在暗讽战乱、分裂所带来的伤痛……

游戏与真人电影:切合体裁特点的改编
虽然《多罗罗》当年推出的动画并未收到热烈反响,但原作漫画作为手冢治虫的经典之作,它的光芒并没有就此磨灭。

《多罗罗》:日本社会不同时代的二次元绘卷

2004年,东宝公司制作并发行了PS2游戏《Blood Will Tell:Tezuka Osamu’s Dororo》,剧情以漫画《多罗罗》为原型改编,也是PS2游戏中的经典。游戏特意突出了“冒险打怪”元素,百鬼丸出生目的就是为了讨伐魔神,魔神惧怕百鬼丸对自己不利,于是用诡计哄骗了醍醐景光,让他交出百鬼丸的器官。因此,百鬼丸踏上寻回器官的旅途,并与多罗罗相遇。

为了契合人物,游戏设置了许多令人惊喜的小细节。比如当百鬼丸夺回眼睛后,游戏画面从黑白转为彩色,当他找回身体恢复触觉,游戏手柄才会震动。另外,由于百鬼丸被夺走全身器官,游戏中的他,在武器运用方面堪称全能,假肢可以藏下万物——他既能利用短刀、长刀使出各种华丽连招,甚至还会将膝盖当炮口,对敌人进行火炮攻击。

游戏里的最终BOSS是多罗罗体内的魔神,了解真相的百鬼丸不忍杀死多罗罗,于是在五年后找到了击败魔神且不伤害多罗罗的方法。按照玩家们的说法,顺利通关后,多罗罗与百鬼丸两人紧握的双手“像极了爱情”,而游戏版的百鬼丸,也称得上“寻回身体也找到老婆的人生赢家”。

在游戏推出三年之后,同样根据漫画《多罗罗》改编的奇幻动作电影也上映了。《多罗罗》真人电影时长仅有2小时,因此为了故事的完整性,影视团队必须压缩相应情节,加快叙事节奏,并调整设定,只抓住“正义与人性”的主题,凸显故事的“戏剧性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