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站十年:从二次元到三次元

时间:2019-6-30 作者:菜虚鲲

或许可以说,“弹幕”是B站的灵魂。

这种贴在视频画面上的表达方式,演化成用户与用户间的交流工具。一些视频,虽然在其他地方看过,但有人还会去B站重刷一遍,为的是看其他人留下的弹幕,从中寻找乐趣。虽然弹幕并非B站首创,但在中文互联网世界,是由它“发扬光大”,衍生开来。

不过发送弹幕至今仍是B站会员的特权,单单是注册用户,只能看,不能发。而要成为B站正式会员,仍然需要经过一份晋级考试,以了解B站的社区规范。答题并不是很容易,有的人为了成为会员只好找朋友代答。还有的,干脆到淘宝去买。

根据最新披露的财报数据,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,B站平均月度活跃用户人数(MAU)达1.013亿,正式会员数达到4930万,同比分别增长31%和33%。以活跃用户规模来看,排在B站前的社区并不很多,同时可以看到,越来越多新人进入到B站的会员世界。

B站十年:从二次元到三次元

十年之前B站诞生,最初身份是A站后花园。十年过去,这座后花园体量渐大。它渐渐被大众所了解, 不过与大众仍有隔阂。去美国上市,它被视为二次元经济的代表,但发展至今,它也在突破二次元的圈层。

站在十周年的节点,回顾过往,观察当下,可以看到,带着“二次元”标签的B站,正向更广阔的三次元世界扩张。

“为爱发电”

2018年3月29日,B站在美国纳斯达克挂牌上市。除管理团队外,八位年轻UP主一同参与,敲响开市钟。

B站发行价为11.5美元,而开盘价9.8美元,遭遇破发。至首日收盘,B站股价报11.24美元,相比发行价仍然下跌11.24美元。表现并不如意。

在上市敲钟之前,B站董事长陈睿连线媒体时表示,“佛系创业者也能上市,上市之后不看股价就行了”。上市前接受《寻找中囯创客》采访,陈睿谈到B站估值时也曾谈到,创业公司的估值不该被太多关注,核心要看它做的事情和产品。

B站做的是什么?这一问题实际随其发展,有不同的答案。

十年前的2009年6月26日,原AcFun(以下简称“A站”)用户⑨bishi,也就是徐逸,创建了B站的前身Mikufans。当时A站经常崩溃,而徐逸之所以另外建站,据说是抱着改良心态,提供一个稳定的弹幕视频分享网站。

A站与B站,都是二次元爱好者的根据地。2010年1月,Mikufans更名为bilibili,这一名称,实际是徐逸喜欢的动画角色“御坂美琴”的一种称呼。同年,陈睿成为B站用户,并沉迷其中。

作为猎豹移动联合创始人,陈睿日常工作繁忙,B站成为一个可以让他放松的地方。同徐逸一样,陈睿也是二次元爱好者。

小学初中时,陈睿看《圣斗士星矢》、《七龙珠》、《灌篮高手》这些动漫,也正因为一直喜欢动漫,陈睿自开始接触B站就陷了进去。“每天工作之外,会泡在B站上看片,至少半个小时,在猎豹的艰难创业时期,这几乎是我唯一的娱乐。”

再之后到2011年,陈睿与徐逸在杭州一间出租屋线下相见。据报道,当时的B站团队只有四个人,每月广告收入数万,而运营成本高达十几万。不过徐逸相信B站能有不过的发展。陈睿曾问徐逸,“咱们是想做一个爱好者的社团呢,还是想未来做一家公司?”得到回答是:“至少像盛大那么大的公司”。

而后,陈睿投资B站,并以顾问方式参与公司组建。

“为爱发电”是网络常见的一种梗,在二次元话题中用得更为频繁。虽然多为调侃,但就B站而言,“热爱”可能是促成其稳健发展的最重要推力。2014年,猎豹移动上市,陈睿转身离开,全职加入B站。

据《中国企业家》报道,当时陈睿把这一决定告诉了雷军、黎万强、王小川等人,大部分人都支持他去做,只有黎万强有些不同意见:“你如果去做动漫,就跟以前的朋友没有共同语言了。”陈睿答了一句“好可怕啊”,但并没改变决定,而且还挖走了猎豹的同事李旎,去当B站的副董事长和COO。

不过推动B站发展的“热爱”,并不仅来自公司团队,更重要的来源,是包括UP主在内的用户。B站创立开始的很长一段时间,UP主创作视频没有任何经济收入,用陈睿的话来说,“真的叫用爱发电,他们真的用爱坚持到了现在”。

以视频网站而论,B站一路发展,看上去有异军兴起的态势,这种突围背后,与热爱动漫和电子游戏的Z世代崛起,紧密相关。
两种标签

B站身上常见两种标签,一种是“二次元”,一种是“Z世代”。B站上市,被形容为二次元经济的狂欢。而自B站上市后,“Z世代”这一群体被越来越多地提及。

2015年11月,腾讯集团副总裁、腾讯影业CEO程武在腾讯动漫行业合作大会上提出“二次元经济”概念,同一时期,这一概念也受到资本追捧。

经艾瑞咨询不完全统计,二次元领域在2015年融资超过5.46亿元,其中绝大多是天使轮或A轮等早期投资。据三文娱不完全统计,2016年二次元领域完成108笔融资,2017年也有 107笔,其中12家公司获得了超过一轮融资。

投融资反映了市场风向,虽然此后这一风口逐渐消隐,不过二次元行业本身已经大步向前。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,近年互联网企业注重对日本动漫正版版权收购,同时加强国产动漫IP创作,而二次元IP结合手机游戏、电影等产业发展也进入快速发展期,推动中国泛二次元用户群体扩大,二次元用户规模稳定增长。

就B站而言,艾媒咨询分析指出,这一平台上充斥的二次元元素有效迎合年轻用户受众,为平台积累大量高粘性用户。且由于平台核心二次元用户居多,相较其他平台,B站弹幕受接受程度更高。同时B站推行的无广告视频模式,迎合了年轻用户群体心理,有效提高用户忠诚度。

B站身上带着二次元文化基因,在二次元爱好者越来越多的时候,这基因就成为一种独特优势。

实际上,对二次元的热爱是Z世代群体的一种普遍特征。在90年之后出生的一代人,大多对动画、漫画、电子游戏等二次元文化抱有浓厚兴趣。从更广阔一点的视角看,B站的发展也反映出Z世代群体的成长。

QuestMobile数据显示,截至2018年10月,95后、00后用户突破3.69亿,相比2017年1月增长3900万。以2018年前10个月为例,整体网民数增长3700万,其中95后为1500万,占比远高于其他群体。QuestMobile指出,在增量有限的情况下,这些新生群体更加炙手可热。

对B站来说,Z世代群体正是其核心用户。B站招股书显示,截至2017年底,约82%的B站用户为1990到2009年出生的Z世代。在官方自我介绍中,B站自称为“Z世代乐园”。

每一代人都有其各自的特点,这些特点也会反映到消费及生活习惯上。陈睿总结90后、00后组成的Z世代特点,提到三个方面:物质富足,真正受过高质量教育,生于互联网。

相对于早先的群体,陈睿认为Z世代不太在意物质上的激励,而会把更多的需求转到精神和娱乐上,并且这种需求有差异化,而B站正可以满足这种需求。

与其他主流视频网站不同,B站主要的视频内容实际由用户自己创造。据陈睿透露,B站89%的播放量是来自于PUGV(Professional User Generated Video),也就是UP主们创造的视频。这些UP主绝大部分也是90后和00后,其内容创作,覆盖音乐、演奏、生活、时尚等11个圈层。

陈睿表示,“这些创作者不断的创作,构成了哔哩哔哩流量增长的发动机。”

B站汇聚了Z世代的用户,而这些充满创造力和求知欲的用户,消费内容也生产内容。

由虚向实“破壁”

虽然“二次元”是长期以来紧紧贴在B站身上的标签,但如上所述,UP主们的创作实际覆盖许多圈层。从B站全站排行也可以看到,B站上最受关注的内容跟二次元关系不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