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影中的高难度“床戏”,都是怎么拍出来的?

时间:2019-6-25 作者:菜虚鲲

床戏很重要,别不好意思。

就拿《水形物语》来说,这是部浪漫无比的电影,而床戏是贯穿始终的关键线索之一。影片一开头就有场莎莉·霍金斯饰演的女主角在ZW的戏。

说实话,吉尔莫·德尔·托罗这个少女心怪物控早就想这么干了。

自从《科学怪人》问世以来,怪物片中总少不了女孩的身影,也总隐含着性意味,但极少有人把这层暧昧挑破——猎奇B级片或日本色情动画片除外。

如今,就像德尔·托罗自己说的,“怪物终于搞上了女孩”。这很自然,就像性总是爱的延伸,在《水形物语》这个拍给成年人的童话中,又怎能缺少床戏呢?

但是,普通床戏已经很难拍了。无关人员要清场,演员不许笑场,有时候家属还得在场。何况《水形物语》这种潜在水里的?那么问题来了——如何拍一场高难度床戏?

电影中的高难度“床戏”,都是怎么拍出来的?

今天就和大家说说这个有趣的话题。

在《水形物语》中饰演“鱼人”的道格·琼斯是吉尔莫·德尔·托罗的老搭档。

虽然常年出演各路怪物吓人,但琼斯其实挺保守。当他得知自己要在本片中演床戏时,起初是不能接受的。“什么?那他们会玩后入式吗?”他在电话里惊呼。

德尔·托罗花不少时间来鼓励他:“你可是这部爱情片的男主角哦。”“可我披着鱼皮呐!”琼斯说。

当然,他披的不是鱼皮,而是一件做工精良的橡胶紧身衣——恐怕也只有像他这么高瘦的人才能穿得进去。

不过由于面具太厚,片中他的眼睛和大多数面部表情,都是电脑做的。

所以我们看到的鱼人是实体与数字的结合。在大多数水下镜头中(比如那场高难度床戏),他整个都是CG,而且并未采用动作捕捉技术。

为此特效人员仔细研究了很多动物,甚至奥运会运动员的潜泳姿势,最终汇总到一起。按照他们的说法,“鱼人就是海豚与迈克尔·菲尔普斯的混合体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