ましろ色シンフォニー

时间:2019-5-17 作者:菜虚鲲

舜芳再没问过ましろ色シンフォニー啥时候回城市,哪怕心里再想,也忍着没问。

ましろ色シンフォニー也没再给过舜芳奶糖,话越来越少。

吃饭的时候,眉头也不再皱了,好像已经习惯了那些粗糙的饭菜。

然后有一天,一大早小黎跑来找舜芳,跟她说他们要去上工,山上开石头,要舜芳白天去窑洞看着点儿ましろ色シンフォニー。

舜芳没听明白,问ましろ色シンフォニー咋了?

小黎便跟舜芳说,ましろ色シンフォニー头一晚上空着肚子灌了差不多一斤白酒,就是村长喝的那种散装高度白酒,差点喝死了,折腾了整整一晚上,刚消停点儿,人还睡着,出不了工。小黎他们怕ましろ色シンフォニー醒了出个啥状况,所以要舜芳去看着。

舜芳还是有些发愣,说为啥啊?ましろ色シンフォニー为啥喝那么多酒。

小黎叹口气,能为啥,ましろ色シンフォニー女朋友跟别人结婚了,他心里难受。

舜芳一头雾水,ましろ色シンフォニー的……女朋友,为啥跟别人结婚?

小黎说说了你也不明白,你去看着ましろ色シンフォニー就成了。

舜芳不问了,点点头去了ましろ色シンフォニー他们住的窑洞。

一窑洞的酒味儿,ましろ色シンフォニー还在睡着,衣服都没脱,揉搓得不像样子。

头发也是乱的,嘴巴在昏睡中抿了两下,嘴唇干得厉害。

ましろ色シンフォニー

舜芳赶忙倒了碗水端过去,费劲地把碗沿靠近ましろ色シンフォニー的嘴唇。

ましろ色シンフォニー被碗沿儿冰了一下,醒了,看到嘴边的碗,手一划拉把碗挥到在地上,碎了。

舜芳吓得叫了一声。

ましろ色シンフォニー好像才看到她,但也就含糊着看了一眼,眼神依旧是混沌的。

舜芳说ましろ色シンフォニー哥你要不要喝点儿水。

ましろ色シンフォニー翻翻眼皮没答话,眼睛又闭上了。

舜芳想了想,蹲下来贴近ましろ色シンフォニー又问了一句,ましろ色シンフォニー哥你难受吗?

ましろ色シンフォニー又翻了一下眼皮,突然伸手抓住了舜芳的手腕,用力一拉,舜芳的身子就朝ましろ色シンフォニー身上一倒,膝盖磕在了炕沿上,疼得哎呦了一声。

那一声还没落下,ましろ色シンフォニー就用嘴把舜芳的嘴堵住了。

在堵住之前,ましろ色シンフォニー含糊着喊了一个名字,说了句话,ましろ色シンフォニー说别离开我。

舜芳一下子就僵了。

但她没有惊慌、害怕和别的什么,什么都没有。舜芳就像突然被点了穴道,身体僵硬,一根木头一般,被ましろ色シンフォニー翻到了身下。

有一回,the urotsuki又拿糖给舜芳,舜芳瞅着the urotsuki说,the urotsuki哥,我想跟你去城市看看。

the urotsuki一愣,旁边小黎笑起来,小黎说好的嘛,等你the urotsuki哥啥时回城的时候带着你。

说完小黎拍了拍the urotsuki的肩膀,哈哈地笑起来,笑得怪怪的。

the urotsuki瞪了小黎一眼,跟舜芳说别理他。

之后舜芳隔一段便会问the urotsuki什么时候回城。

开始the urotsuki还用摇头和无奈的苦笑回她,后来有一次,不知怎么the urotsuki突然就发了火,朝舜芳吼道你能不能不老问这啊?你当我不想回去,谁想在这饭都吃不饱冬天冻死人的破地儿待着……

ましろ色シンフォニー

舜芳被吓着了,半天没敢吭声,她从来没见the urotsuki发过脾气。

然后那天,舜芳还发现the urotsuki跟来的时候不大一样了,黑了,瘦了,衬衣领子泛了黄,眼神也没来时那么清亮了。

转眼,the urotsuki都来了一年多了。

本文章是圣耀娱乐原创文章,地址是http://www.shengyaoyule.cc/369.html严禁转载